送不出去的红包
栏目:最新公告 发布时间:2015-04-20
4月10日上午,一个电话惊得我们公司乱作一团,在山东费县出差的工程部王总监突发脑溢血,已经送到县人民医院。公司领导层稍作商量,我和人事部刘涛主管带着不安和紧张...

    4月10日上午,一个电话惊得我们公司乱作一团,在山东费县出差的工程部王总监突发脑溢血,已经送到县人民医院。

    公司领导层稍作商量,我和人事部刘涛主管带着不安和紧张,从北京乘高铁,经曲阜,倒高速,直奔鲁南,晚上八点半赶到费县医院。在神经外科,我们看到王总监昏睡着,脸浮肿,输了一天的液已暂停,手背上还固定着针管。护士叮嘱半小时要叫醒一次,眼睛刚睁开一条缝,没说一句完整的话,他又迷糊过去。血压达到120——160,但他已经无法吃药,连水带药给吐出来,只好把降压药压在舌头下,叫含服。王总监才四十二岁,拖家带口,这可怎么是好。我和刘主管心情异常沉重,我们想,要不惜一切代价,抢救王总监。

    晚上十点多做了一次CT检查,上午出血25ml,这时已到30ml,说明继续在出血。值班的大个子刘庆银大夫说,到临界点了,既可以保守治疗,也可以手术了。县医院条件有限,但脑出血病人禁忌远距离转院,担心误诊,我和刘主管心急火燎地分别联系了北京两家三甲医院神内神外科的专家,分头把CT结果和医生意见告诉对方。他们电话上说,医生说的是对的,要密切观察,如果人昏迷,或者头疼厉害,就马上手术。如没这些症状,还可以争取保守治疗。并叮嘱,现在必须降血压和脱水降颅压。我和刘主管,顿时感觉王总监就到了生死关头,延误一分钟,这人就没了或残了,医生稍处置不当,人也就没了或残了。

    我想王总监今晚能不能过得去,关键就看刘庆银大夫了,这时不花钱啥时花钱?我背着病房里别的病人,悄悄点了两千元,装好信封。看护士站暂时没人,医生办公室也只有刘大夫,我赶紧进去,拿出信封说,刘大夫,谢谢您操心我们的病人,这两天肯定忙,也没法请您吃饭,这两千元给您买点东西吧。我觉得说的委婉又得体。万没想到刘庆银大夫会拒收,我再三恳请他收下,他说,钱不会收的,但你尽可放心,该怎么处置,我就会怎么处置。

    由于当晚处置得当,王总监血压降到了90——130。第二天一早再次做CT,还有轻微出血,但出血量不大。这让我们心头一下子轻松了许多。神经外科孙翔宇主任说,脑出血病人二十四小时的观察和稳定期已过,现在应该马上手术。他说的手术,就是插管引流。我们又赶紧悄悄打电话给北京的专家,专家说这样处置是对的,插管引流是小手术,县医院都能做。于是,已经赶到的王总监的妻子签了字。为了消除我们的担心,孙主任和监护室陈立柱主任一同给王总监做了手术,导出不少浓血,手术很顺利。

    晚上吃饭时,我们刘主管给我建议,后边治疗康复还要在这里好多天,还需要医院精心照顾,不如给两个主任各买一千元购物卡。我说好,吃完饭你马上去办,明早一上班你就塞给他们,迟办不如早办。12日一早,刘主管看孙主任一个人在,就拿出购物卡给他,同时说着诚恳的话。孙主任干脆挡了回来,说,这可不行,我行医多年,从没收过病人的钱。我们院也有规定,别的地方可以收,我们这里不行。刘主管的购物卡没有送出去。我说,那一张送给陈主任,收一张是一张吧。刘主管逮机会又给陈主任,没想到也被陈主任客客气气挡了回来。

    就这样,在山东省费县人民医院,我们三次送红包,三次没能送出手。面对孙翔宇、陈立柱两位主任和主治医生刘庆银,我忽然倍感羞惭,全国上上下下在致力净化社会风气,我这不是太负能量嘛!最后,我们把心里的感激凝成了一面锦旗,上边写着:医术祛疾患,医德暖人心!

                                                                       

                                                                             克莱博(北京)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  贺西泉

                                                                                                   2015年4月20日